追蹤
無聲的寓鬼屋
關於部落格
寓鬼屋的由來:
【寓:取自宅】【鬼: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】【屋:無意】
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,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,以創造同類為宗旨,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!
  • 997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【坑-吾命】審判騎士案簿錄之三,無題(坑無需取名)

 【序曲】
 
  低矮簡單的民房,有別於平日裡散發寧靜、悠然的氛圍,今日的屋裡充斥著歡樂的交談、嘻笑聲。瞧在習慣寧靜的屋主眼中,心裡有股說不出口的欣慰。視如親兒的孩子以及看著長大的學生們,再想到他們如今的表現,雖然無法每個都評上滿分卻也不容小覷,尤其是一手教大的學生。他真的很滿意,甚至感到引以為傲。
 
  如此的場面不由得讓他貪心的奢望,如果,好友們也都在,他會更開心的。念頭一浮現,視線不自覺望向清澈的藍天。
 
  「老師。」帶有磁性的重低音輕輕的喊出。
 
  將稍為閃神的意識拉回,佇立在面前的是手上端著酒杯的學生。一瞧見酒杯,他下意識眉心微微緊蹙了一下。
 
  「老師,這是稀釋過的果酒。」察覺到自家老師那幾不可見的反應,雷瑟立刻解釋。即使他已經成年了,但老師不喜他碰酒的想法不曾改變。
 
  發覺到自己反應過渡,夏佐不由得露出一抹淡笑,「別讓他們玩得太瘋,晚點得回聖殿。」平淡的話底下,真正想表達的卻是雖然隔著圍牆,但這裡不是聖殿,動靜太大,左右鄰居會發現的。
 
  發酒瘋的十二聖騎士,傳出去能看嗎?
 
  「夏佐老師,您放心,稀釋過的果酒是飲料,不醉人的。」雙頰微粉,洋溢著笑容,輕快的語氣與平日的完全不同。
 
  看著那快癱軟在自個身上的人,夏佐的視線瞅向雷瑟,眼底下的詢問顯而易見。
 
  稀釋過的果酒?!
 
  被深邃的黑眸那麼一瞧,雷瑟轉頭直瞪向某人。
 
  正開心喝酒的人,身上的汗毛突然直立,略為遲疑的轉頭,一對上雷瑟的視線,再掃到那明顯已經微暈的人,心裡一驚,立刻埋頭猛吃點心,即使是誤拿到苦味巧克力,仍然硬著頭皮吃下去。
 
  「那些量,不會是只有一人偷渡進來。」被格里西亞那裝傻的動作逗笑的夏佐,輕言道。
 
  「我知道。」雷瑟應道,只怕是每個人都各偷渡一種酒進來,最後變成混酒,這下不醉都難,當然某酒鬼例外。
 
  聽出雷瑟平淡的語氣裡的懊惱,夏佐的心情卻顯得輕鬆。
 
  「先讓他去我房裡躺吧,反正現在你們是出不去,等晚點,酒也退了,再回聖殿。」
 
  肩膀上的重量與感受到的呼吸,夏佐知道帝摩斯是真的醉了,遂讓雷瑟將人帶去休息,而他則繼續盯著眼前已經成年且位居要職的孩子們。
 
  看著他們的嬉鬧,雖然僅在一旁觀看,他的心裡卻感到很幸福。十二聖騎士的形像過於鮮明,即使在退休後,絕大多數依然受到形像的束縛,導致歷代的十二聖騎士多是孤家寡人。所以像現在這樣能在小小的住處裡,感受到滿屋的歡笑聲,真的很難得。
 
  「我有問題,我們今天是來幫夏佐老師慶生的吧?」
 
  「是啊。難不成是來這裡打秋風嗎?」
 
  「那等會蛋糕要插幾根蠟燭啊?」
 
  「對喔。有人知道夏佐老師今天幾歲嗎?」
 
  「審判沒說嗎?」
 
  「我沒聽他說過。」
 
  「還是我們去問夏佐老師?」
 
  「你是酒喝多了嗎?現在去問,多丟臉啊!」
 
  「要不插45根?」
 
  「45怎麼來的?」
 
  「小騎士十年,審判騎士二十年,這樣加起來就有三十年了,然後,報考小騎士,平均是十歲好了,這樣不就有四十了嗎?但我想不會有人剛好是十歲,自然再多加幾歲。」
 
  「……好像有理喔。」
 
  「本來就有理……」
 
  聽著自以為是悄悄話的交談聲,夏佐忍不住搖頭,失笑了,在想要不要去為孩子們解答,即聽見門鈴聲。
 
  隨著門鈴聲響起,原本在七嘴八舌的眾人剎那間安靜下來,視線全瞧往夏佐。
 
  夏佐丟了個眼神,要眾人安份,走到門前,將門板稍微開啟,發現是信使前來送信。
 
  收下信件,送走信使,查看剛送到的信件。數件來自各地的好友祝賀信,看著信件,他不禁想問,好友們是事先約好都指定要在今日送達嗎?不然怎會所有的信件都由同一位信使送達。
 
  快速看完好友們的祝賀信,夏佐發現一封沒有寫上寄件者資料的信件,好奇的打開它,暗紅色的液體在粗糙且發黃的紙上勾勒出兩行非大陸上的文字。看著它,夏佐臉上的笑容逐漸逐漸隱去,深遂的雙眸泛起哀愁,手指輕輕撫過上頭的字後,將信紙摺好收進口袋裡,再抬頭,臉上又是淺淺的笑容。
 
  十年生死兩茫茫,
  血債終需血償還。

 
  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